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要捏爆妳兩顆奶球

我要捏爆妳兩顆奶球

今年剛好三十歲的柳大根因親戚移民,以三千元的月租向親戚租住了他的公屋。他

最近賭馬贏了幾萬元,向老闆請假一星期享受一下。

鄰居有一對姓周夫婦時常吵架。周先生是中港貨世車司機,好像是他最近給太太的

家用越來越少,今天早上他又聽見兩人吵架,還傳來周太太司馬雁的救命聲。

大根開門一望,見周先生憤然離去。他返回屋內。約過了十分鐘,司馬雁拍門,向

他借雞精煮麵。大根請她入內,關上門。周太太臉有淚光,她穿著恤衫和一條窄窄的長

褲,他看見她下身的飽脹和坑道,恤衫之內,似乎是真空的。當她走動時,兩個大波跳

動著,就像一團火在燃燒。

她的眼神,充滿怨恨和復仇的惡意。祗有二十五歲的她,樣子真不錯。大根馬上情

不自禁向她舉旗致敬,卻被她看見了,要臉紅起來。

大根請她坐,她反而有點怕,想要走,但當他問她為何和丈夫吵架時,卻觸動她的

痛處,於是反而坐下來。

原來司馬雁懷疑丈夫在內地包二奶,她兩眼現出妒火,一瞬間卻轉化為帶有惡意的

微笑,看他一眼,用手撥一下秀髮,挺一下胸。

大根坐近她,捉住她的手說 「你手臂的傷,是他弄成的嗎?」

司馬雁內心的仇恨更深了,過了一會,她想縮回手,卻覺得被牢牢捉住,掙不脫。

他的目光落在她胸前兩支豐滿的乳房上。她害怕起來,心中劇跳,豐滿的乳房也微

微抖動。他的眼光像火般燃僥起來,著慾火燒向她高聳的胸,她的胸像被燒痛了似的,

震動如搖籃。

大根燃那種燒似的眼光望向她充滿妒火的眼神,兩種火結合了,風乘火勢,燒遍兩

人的全身。他說 「他的二奶,可能在深圳等他呢!唉!」

周太太一時陷入不知所措境地,神思混亂。當她略為清醒時,發覺已被他抱起,放

在床上。她感到後悔,說道 「你想做甚麼?」

但她的嘴已被他熱吻,她飽滿的坑道也已被強大的火炮頂住。她的上身被脫光,兩

支碩大奶子已被愛撫著。

她一陣意亂情迷,失去了反抗力,像被點了穴似的。到她更清醒時,發覺到兩人已

一絲不掛了。她有些後悔,開始大叫、反抗和掙扎。但是,他的手摸捏著她的豪乳,奇

癢無比。他的口熱吻她的朱唇,便她叫不出來。

她極力用手想推開他,但他的陰莖反而衝進她的陰道內,原來,她的淫水已流出來

了。她全身震動了一下,像睡夢中突然被人打了一下一樣。她極力地反抗,但越掙扎,

他粗大的陰莖就越是深深鑽入,觸動著她的要害,使她的呼吸更急促。

當他的口如嬰兒般吸吮她的大乳時,她的陰道奇異地收縮著,不自覺地呻吟起來。

並且,她像蛇般擺動身體,兩眼流露出嚇人的淫光。他緊抱她,全力地抽插,用力捏握

她的乳房說 「周太太,你這淫婦,我已攻陷你的禁地了!」

她滿臉羞愧,閉上眼,不敢看他。但豪乳被捏的痛感,陰道被強姦時磨擦的快感,

嘴唇被吻的熱感,使她的屁股大力起伏地迎合著。她的兩腳像蛇一般地纏著他的腳。她

額上滿是汗水。

倆人糾纏了一會兒,大根終於射精了,強大的熱流衝入她體內。她閉上眼殺豬般大

叫。然後,她的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但過了一會,司馬雁恐懼地起來,她急忙穿回衣服,哭了。她說 「大根,你是壞

人,你害了我!以後我不想再見你!」

然後,周太太像小偷被警察追趕般,匆忙走了。

第二天早上,柳大根出門,遇見周太太。她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她臉紅似桃花,又

急急地躲入屋內。不過看來她不但一點恨意也沒有,反似潘金蓮遇上了西門慶,在春心

蕩漾一樣!

晚上,柳大根睡不著,起來吸姻,他想起以前周太太告訴過他兩件事。就是她丈夫

每次去深圳,通常要一星期才會回來。還有一件事,是她怕出門忘記帶鎖匙,常將另一

條匙放在門外地氈底。

深夜二時,柳大根起來,他走出門外,見四處無人,就在周太太門外地氈底真的找

到一條鎖匙。

他悄悄開門入內。憑著神台上微弱的光線,他摸入房裡,看見她熟睡床上,身上祗

有胸困和內褲。他悄悄地脫光了衣服,蹲下來,輕輕解了紅色胸圍的扣子,她那巨大肥

美的乳房,剎那間像含苞待放的花蕾,一下子盛放成光彩奪目的鮮花,發出了誘人的肉

香,再小心拉下她的內褲,那神秘的洞穴更為吸引,好像是埋藏著一個寶藏,等待著他

去發掘。

大根的兩手禁不住輕摸了她的乳房、大腿和陰唇,輕吻著她光滑的臉頰和醉人的小

嘴。周太太突然醒來,剛想大叫,但馬上被他以手按口。他壓向她。

她本想咬他的手,但當充滿恐懼的眼神看清是他時,就不再咬了。而且,她的腿自

動張開了,但她卻仍然極力反抗和掙扎。他捉住她兩手,反按在她的頭兩旁。

她沒有叫,祗是全力掙扎,飽滿結實的豪乳不停彈跳,他俯身吻她的大奶子,她全

身騷動掙扎,搖動著屁股。當她搖動了六、七下時,他便將陰莖插入去,盡根而沒。

看她的樣子,是充滿了犯罪感,但也帶有著緊張和驚恐和狂喜,她充滿著熱烈和不

安,以及急不及待的複雜心情。

她兩眼淫光流動,在微弱光線下加倍顯得淫蕩。她閉上雙眼,羞愧的嘴唇抖動著。

當他熱吻她的嘴時,她騷動如巨浪打來,接著她反坐在他身上,把陰戶拚命向他迎湊,

把豪乳向他狂拋,全身的汗水兩點般打在他身上!

「我恨死你!」她大叫,同時也大笑起來。

兩條肉蟲在床上滾到地上,直到筋疲力盡時,他才在她的肉體裡發洩。然後,他急

忙穿回衣服,返回自己屋內。但他臨走前周太太又說以後和他一刀兩斷。一來怕被人知

道,二來她畢竟還有丈夫。

柳大根也不想和她糾纏不清,自然答應了。

次日,大根去喝早茶,然後回家等鐘點女傭來洗衣燙衣和清潔住所。這女傭每星期

來一次,名叫胡月好,不足三十歲,是一個離了婚的少婦,有一個孩子讀幼兒園。她精

於家務,人也狻有姿色,身材一流,祗是她衣著普通,又不加打扮,才沒有引人注意。

柳大根幾次向她示愛,她都拒絕了。

她來了,埋頭忙於做家務,柳大根注意到她這次沒有戴胸圍,在屋裡走動時兩支大

奶拋動如巨浪,像烈火四處燃燒,點起無數火頭。她不時偷看他一眼。但他太疲乏了,

竟在床上睡著了。

當他醒來時,卻見到胡月好在看他租來的三級帶,而且她坐在沙發上,解開了一顆

衣鈕,伸手在撫摸自己著的豪乳,她半閉著雙眼,張開了口,低叫著。他站在她面前,

她還不知道。

於是,大根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胡月好張開眼了,見他全裸站在面前,粗大的陽

具離她的小嘴祗有一尺,她大吃一驚!

她被揭穿了醜事,無地自容,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而他,則迅速衝前,強將陽具塞入她口中,她初時緊閉嘴唇,但接觸到他的眼神的

時候,則羞愧得無地自容。

「月好,我好喜歡你!你順一順我的意思,好嗎?」

她的羞恥心稍減,沒奈何含著他的光脫脫,她越吸越不能自制。而他的手,也在她

兩支巨大的球型奶上又摸又捏。

她忍不住了,推開了他,裝作扣回衣鈕,他卻衝前把她的衣服強行脫光。她轉身要

逃入房,卻被他一把抓住,命她轉過身,兩手按著桌子。他迅速把強大的陽具鑽入她肛

門少許,奮力一頂之下,全根進入她的後門。

她慘慘一聲。肛門的肌肉不斷收縮,使他更感興奮,兩手自後緊抓她的大肉球摸玩

捏弄。好一會,她忍不住了,爭扎逃入房裡,仰躺床上,裝作在喘息。

當他壓向她身上時,她閉上眼不敢動,好像被人捉住痛腳。那是因為剛才她偷看三

級帶,她表面一本正經,其實她的淫水已流出洞外了。所以他的陰莖輕易就滑入去。

外面的三級錄映帶還在播放,呻吟聲四起,她臉紅如喝醉了般,又飢渴又羞恥。

為了面子她大力淨扎,他故意不動,她越掙扎,就越忍不了。終於,一切的羞恥心

都失去了,反而大膽地主動吻他,她的酥胸任他大力摸捏,屁股作圓周式旋轉,張牙舞

爪似的和他搏鬥。

她的高潮來了,全身無力,忍受乳房被力握的痛楚,享受那欲仙欲死的快感來臨。

她閉上雙眼,緊咬嘴唇。

事後,胡月好休息了一會,就匆匆穿回衣服,走了。

一個星期又過去了。胡月好又來替柳大根做鐘點女傭。看見他是,她有點緊張,又

驚又喜,卻忽然一本正經叫他暫時離開,免阻礙她做家務。

但是,她今天完全脫胎換骨,不但劃了眼眉,塗上口紅,身上又灑了名貴香水,她

身穿一套碎花低胸連衣裙,乳溝浮現。尤其當她走動時,兩支雪白的大肉球拋來拋去,

像一個個火球向他打來!

他不走,祗是怔怔地看著她,使她臉紅心跳,她祗好低頭裝作忙於工作。

柳大根躺在床上吸姻,他知道這女人上次偷看三級帶,固然是離婚後的寂寞,其實

也是在向他引誘和示愛。今天她刻意打扮,正是食過番尋味,像上了毒癮的人又來上電

一樣。

他起來,見她正站看抹衣櫃,他彎低身閃進去,站在她面前,摟住她,用口吸吮她

一邊的乳房。她掙脫他,走到另一處抹,大根則走到她身後,用手悄悄拉下她背部的拉

鏈,她左搖右擺地閃避,像蛇一樣,但此舉卻將身上的連衣裙也搖落到地上。他乘機抱

起她的嬌軀走入房,月好手腳亂舞亂抓,就像一條大魚上釣,被甩到陸地上,瘋狂跳躍

掙扎一樣。看著她的乳波四處翻動、彈跳,便俯身吻她的乳尖。

她大呼喝止,他改吻她的嘴,她閃避一會兒,終被緊緊吻著了,手也垂下來。他把

月好抱了入房,橫放在床上上,自己也脫光衣服。

當他抽起她兩條白嫩的大腿,壓在她身上時,月好迷網地問 「你真的不嫌棄我有

兒子嗎?」

「怎會呢?何況你像天仙一樣美!」

這時,她正想說條件,已被他「一刀」大力刺入去了。她全身抖動了一下,像垂死

的雞踢了最後一腳,便不動了。他兩手推動兩座火山般的肉球,慾火燒得她全身發紅,

瞳孔放大。他兩手改放在她屁股下,全力插了幾十下。

在抽插中,她全身似觸電般的,又似發冷般顫抖起來,他呼吸急速了,大量汗珠滲

出, 孔煽動張開,她張開了口,像飢餓的小鳥,他馬上熱吻她,她拚命吸吮他流下的

汗水、口水、和他的舌。然後她滿足地笑了。

在全速抽插中,兩支大肉球如足球般結實瘋狂作圓周式旋轉、跳躍、拋動。

「阿好!我入你了三寸幾,還有兩寸幾!」他上氣不接下氣對她說道。這淫聲增加

了她的淫性。她淫笑如女魔,無法自制道 「你那肉棍子有五寸幾,是嗎?快用力插,

插死我吧!我頂不住啦!」

他於是更大力抽插,使她大叫大笑,像殺豬般慘叫,她忍不住咬他的肩,而他在射

精中大力握捏她那如炮彈般結實的大奶,便她連聲慘叫。

為免被人聽見,他馬上封住她的口,兩支手都握得軟了,而她反壓在他身上。他的

陽具仍末軟,仍插在她陰道內,大根的胸口被她濕熱的豪乳壓住,使他舒服地入睡了。

但這次之後,她很久也沒有來。柳大根從此更不信女人了。

有一晚深夜,柳大根在睡夢中聽見微弱的敲門聲,他起來開門,一個女人迅速閃身

而入,並馬上關上門。

她是司馬雁周太太。她來勢洶洶,像找人晦氣般,嚇了他一跳!

「周太太,發生甚麼事?」

她平靜下來,神色變得溫和,眼神不斷變化,眼眶滿是淚水。不,應該說是淫水!

她雙目發著淫光,而且帶有凶光,像蜘蛛精想吃人似的,急不及待。她的兩片濕潤的嘴

唇,像鳥兒看見一條蟲想飛撲前去啄食一樣。她巨大的酥胸,不斷起伏著,又似心贓病

人,又似快將所氣的人用力呼吸。

她祗穿短褲和恤衫,突然,她似乎察覺到自己紅杏出牆的樣子已外露,便回復剛才

怒氣沖沖的樣子,扔下一張女郎的照片說道 「你看,他包的二奶!」

看樣子,大根似變成她丈夫的化身!

「你過來的原因,就是要告訴我這件事嗎?」

周太太自覺失態,她清醒過來,臉紅而羞恥,馬上想開門而去。他立刻自後攔腰抱

住她,她手腳亂舞亂抓,但情知深夜,她自然不會高叫的。他撕開她的恤衫,扯出她的

胸圍,兩手握住一對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吻她的頸。

她微微爭扎道 「你還不放手?」

「我的東西又大又長,好過你老公多多聲。你老公成日去滾,已經無能了!」

周太太本來左閃右避,聞言突然轉過頭來,和他熱吻。他剝下她的褲子,她也剝下

他的褲子,握著他的大炮說道 「我恨死你這東西。」

「你不會的,它不是曾經讓你欲仙欲死嗎?」

她笑了,笑得極淫蕩,笑得兩支大鐘型奶亂搖,大有地動山崩之勢。他將她的裸體

按下去,將陰莖大力塞入她口中,轉動她的頭,她吸吮了一會,早已急不及待,自己入

房,仰躺在床如「大」字,半閉著眼,嬌聲細語說道 「快點來入我啦!」

於是他上馬,一下就插入她陰道盡頭,他全力衝刺,插得她兩支奶子彈跳不已。這

時,她已有少量快感了。

他笑道 「你這賤人、淫婦,我的寶貝是不是勁過你老公呢?」

「好勁呀!」她淫笑,卻流下了眼淚。那淚水顛然是為丈夫的變心而流,也為她甘

作出牆紅杏而流!

「喂!我沒有強姦你,你自願的哦!怎麼哭了?」

她反客為主,騎在他身上,陰道吞沒了他的陰莖,說道 「是我強姦你才真!」

她笑了,瘋狂地上下起伏著,弄致全身大汗,她的汗水和淚水一起滴在他身上。她

時而笑,時而哭,哭笑不分。她支持不住了,伏向他身上。他咬著她的兩支大豪乳,出

現幾個牙齒印,然後他兩手握住大奶子笑問 「你老公見到牙齒印,你怎解釋?」

周太太又哭了,卻不是害怕,而是傷心!這使柳大根怕起來,也不忍心,叫她不要

勉強,他沒有迫她做愛。但她卻又笑了,瘋狂坐上坐落,弄到他的陰莖幾乎折斷了。他

興奮到極點道 「不要這麼大力,我快變太監了!」

周太太也高潮到頂點,大叫 「我要強姦你!」

大根於是用力捏握她的大奶,留下紅紅的十個指印。

「我要捏爆你兩顆奶球!」

她盡情享受快感的來臨,在高潮過後,在他射精過後,她仍伏在他身上不動。他感

到她狂急的心跳,陰道在劇烈收縮,雙乳的熱力和彈性臆貼他的胸膛。

他慢慢地軟小,她陰道內的精液倒流在他身上。

他抱著她歎息道 「女人真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