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父皇抱抱:074.◆ 第074章:商量

父皇抱抱:074.◆ 第074章:商量

◆ 第074章:商量

  「什麼解決完了,你耍賴皮,還沒回答我問題呢!」這壞人,偷換概念。

  不得不伸手固定住她不斷搖晃的小腦袋,「還有什麼問題,不是已經回答了嗎?」

  「嗚嗚,還說沒有什麼不可以對我說的呢,騙人的!」聽他這麼一問,眼淚就這麼嘩嘩的下來了。

  赤炎被她這麼一哭,愣住了,怎麼好好的說哭就哭了呢,想了一下,趕緊的安慰,「好好,我這不是忘了嘛,不哭,不哭,不哭了哈,我說我說,現在就說!」把她的淚水全都給吮淨,然後才開口,「合作是必定的,但是離兒你知道我的,我一直對這個位置就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只有你!」合作是一時之計。

  離妃被他這一番話給嚇愣住了,一直知道他對帝位不感興趣,可是他親口說出來又是不一樣的感覺,今晚他給了她太多了,她是個女人,還是個很愛很愛他的小女人,所以她也渴望著男人偶爾的口頭表達,一直以來,他的喜歡、他的愛意,都是用行動表現出來,從來就沒有像今晚一樣說那麼多煽情的話。

  赤炎有些不滿地看著又神遊天外的人兒,怎麼剛止住淚水,又來發呆,怎麼今晚的運動開展得那麼費勁,又是鬧又是哄的,「離兒,離兒!」伸手掐了掐她的臉頰。

  「呃?」

  看到她終於回神了,二話不說直接把她放倒,覆身上去,他忍不住了,哪有一個正常的男人忍受得住心愛女子半裸著身子在自己跟前晃悠的。

  一大早,還在睡夢中的兩人便被吵醒,原因是赤炎帝一大早就來找他們。

  抱下趴睡在他身上的人兒,拉過被子蓋上,輕聲的安撫著。「寶寶先睡著,父皇去去就來!」

  雖然被抱下了,可小手依然還是緊緊的環著他的腰身,小腦袋不斷的拱著,「唔,不要,不要你走,你抱著去!」

  紫玄低頭看著耍賴不放手的人兒,心都快融掉了,沒辦法,只好找來她的衣服給她穿上。

  赤炎好脾氣的在大廳等了他們好一會兒,朝陽通報之後就被打發出來陪著。

  紫玄抱著還在呼呼大睡的紫洛出現,微微頷首算是打招呼。開門見山地問道,「不知赤炎帝那麼早來找朕有什麼要緊事?」

  赤炎看了他懷裡的人一眼,便識相的收回視線,「想必紫玄帝昨晚已經收到朕答應青戎帝出兵的事了吧!」每個帝王在他國都安插自己的眼線,所以他昨晚會見綠之國使者的事紫玄絕對早已收到消息。

  低頭幫懷裡的人兒調整睡姿,好讓她睡得舒服些,「所以?」昨晚確實收到暗衛的情報,本來說既然他已經答應了,那就沒有在這裡的必要了,就等著寶寶醒後回國的。

  「我這次來是想跟你商量一些事情!」

  紫玄抬眼看了看他,示意他繼續。

  「是這樣的,答應青戎帝那件事只是掩人耳目,做做樣子給我朝中的大臣看,我對王位並不感興趣,當初要不是先皇只有我這麼一個兒子,我是不會坐上這王位的。」拿過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低著頭摩挲著茶杯邊緣,靜止下來。

  紫玄也不說話,低著頭欣賞著懷裡人兒的睡顏。

  聲音再度響起,「這個國家、皇位你可以拿去,但是國內的老百姓不能受到戰爭的侵害,至於用什麼方法就麻煩紫玄帝你多些思考了。」紫玄還沒說話,倒是紫洛醒了,在紫玄抱著她進來的時候,她已經醒了,只是懶得起身,攀著他的脖子坐直起來,「赤炎帝,我能問問你嗎?」

  「請說!」

  紫玄不滿她一睜開眼就念叨著別人,特別是還是個男人,大手扣住她的後腦,輕輕一按,兩唇相貼,有些急躁地舔吮,一遍又一遍。

  赤炎有些尷尬,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好撇過頭,眼神四處亂轉。

  等到紫洛覺得夠了,還有人在呢,輕輕地推開他,帶著些許霧氣的水眸便要看向赤炎,紫玄自然是不允許她這幅愛嬌的摸樣被外人瞧了去,大手扣住後腦勺讓她抵著胸膛,她愛嬌的摸樣只能給他看。

  過了一會兒,才從他懷裡爬出來,問道,「你這麼做都是為了昨晚在你懷裡的那個女子嗎?」

  赤炎沒有任何遲疑,回答道,「是的,褪下皇帝的身份,我可以和離兒去逍遙江湖。」皇位其實就是一把枷鎖,鎖著他,讓他不得自由!在沒有遇到離兒之前,他或許還會勉強地當這個皇帝直至終老,但是,遇到離兒後,不想受束縛的思想越加的強烈,只想陪著離兒,雖然這樣的想法有些對不起的底下的先皇,但是他忍了這麼多年了,也夠了,他很想和離兒過逍遙江湖的日子,他不想委屈離兒,他沒有紫玄的強大廢不了後宮,給不了離兒唯一,現在出現這麼一個讓他可以拋掉這一切的機會,他巴不得,沒有後宮,沒有那些指手畫腳、整天念叨他立後的老家夥。

  紫洛倚在他懷裡聽著赤炎的話,紫玄下巴擱在她肩膀上,側著臉,嗅著她身上的淡淡的蔓珠華沙香味,在她頸側舔吮著,白嫩的脖頸上霎時浮現出一個又一個曖昧痕跡,紫洛也不在意,只是微微側著頭貼近他,任他折騰,見赤炎說完,爽快的給了答案,「好,紅之國我們就收了!」

  赤炎有些驚訝的看向她,沒想到這麼容易就答應了,可是,「你確定嗎?」這回是看著紫玄問的。

  紫玄不耐煩地說道,「她說什麼就是什麼。」

  赤炎走後,紫玄冷哼一聲,將她轉過來,咬牙切齒地道,「這個赤炎帝還真是年輕有為、一表人才、有擔當!」

  紫洛聽聞,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提到這個,疑惑地望著他,幹嘛突然誇獎赤炎。

  紫玄看她一副不在狀況內的樣子,鬱悶地問道,「寶寶,為什麼要答應他?」